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2249|回复: 4

[深度思考及评论] 【转】玩社团赖以为生的五大幻觉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9-28 23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如果以后还有的话,会先发在 @逸仙周刊 上。 无妨关注
      分享里张口就骂的人,大多数都是幻觉的受害者在进行绝望而无效的抵抗。他们诅咒我找不到女朋友,说我不懂社团大爱,说我私自定义了别人的青春,说我文采不好,说我装逼。说实在的,你们这种零碎的攻击力,既缺乏想象,又缺乏根据。你们适合去朝鲜,因为在那里金正日操起步枪就能打飞机,你们也一样。加油。

     最近写了两篇文章,写的比较差的那篇人人微博加起来转了四千多,好的那篇少一个零。在此向所有不识货的朋友竖起中指,你们抹杀了一个未来文坛之星和管理之星晨勃一样的自信。我讨厌你们,我要捶打你们的胸膛。
      在这买一送一的文章转发里,我观察了许久。有些人爱我的牛逼,想要把我转二十遍;有些人说我的文章写的跟他的社团一样(评价真低)。当然,我主要在观察的,是各种社团的幻觉。如我前文所言,如果那么多社团都是一坨屎,他们是如何继续存在的呢?有人说是靠相濡以沫(也就是相互吐槽),我提供一些更合理的解释,是他们一起产生了幻觉
      下面简单写社团赖以为生的五大幻觉,洞穿那些试图反驳我的脆弱的小心脏。

      首先是,给力幻觉。
      这种幻觉普遍见于各种学生团队,症状表现为各种自觉非常努力,气喘吁吁,泪流满面,认为对社团的贡献就像一头牛,认为自己的社团“女人当男人使,男人当牲口使”,油然而生又爱又恨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。
      事实是,这个美女刚用触屏手机敲了两百多条姓名、职位不同的邀请短信,花了一个下午才send完。她send完之后,眼看就要产生对一个社团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了。我抓紧给她演示了一遍邮件合并,然后用电脑连上手机发走。她冷静了下来。这个人就是我女朋友。
      又或者,是做某大型晚会的评委助理,两个美女汗流满面地蹲在地上把计算器敲得响遏行云,六十多份手写的评分表,那小分数呀就是算不对。人工排名次还要排错了,全台检讨。眼看综合症就要发作了。于是我打开excel,告诉她什么叫公式。这个人还是我女朋友。
      做手工、做文件、网络宣传,甚至搬台凳。海量的学生社团正在以令人惊讶的效率浪费着自己的青春,明明有座桥,上面还有自动电梯,他们非拿出史前时代的悲壮肉搏法,前仆后继,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凌晨两点、三点,然后昭告天下:这就是我们伟大的社团。

第二,情操幻觉。
      这是比较高端的幻觉,不是每个社团都有资格发作,能发作完整而存活的社团比较罕见。这种症状有两种表现,一种叫做“情幻觉”,表现为极度重视爱与人情,认为是感情给了社团生命和灵魂,任何和人情抵触的东西都被质疑。
      他们竭力逃避让自己的团队多一点运作效率的方法,一谈到制度如谈虎色变,脑海里浮现出纳粹、红色高棉和毛主席,认为制度是人情的天敌,认为制度死板、官僚、冷冰冰。他们所不愿意面对的东西是,人情只是社团运作的附属产物,而让社团获得成功的,恰恰是他们所敌视的制度。有成功项目而无人情的社团,我从未见过。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如果皮有了,毛没有的,那叫白虎,很稀有,不会是你们社团。
      另一种叫做“操幻觉”,表现为一旦遇到社团活动,即开始表演男扮女装、革命烈士、农村碾核、流行视频。冠之以“无!节!操!”之名,然后和情幻觉相结合,认为是无节操赋予了社团文化和认同。
      玩无节操没有错,对于绝大多数因为钱或者因为莫名其妙的行政关系形成的组织,认同感是一样很重要的东西。为了创造认同感,人们需要迅速找到内部的“同”,和外部的“异”。用速食的“创意”“恶搞”来建立文化,一时低成本也许可行,但如果长期坚持下去,容易死火。

第三,民主幻觉。
      每个社团都非常推崇备至、引以为特色的,就是“民主”啦。民主幻觉的症状主要表现在开会的时候,有此幻觉的社团会热衷于让每个人发言,热衷于全员到齐,热衷于投票决策,热衷于“倾听每个人的声音”,从而忽视会议效率。长此以往,这样的社团会完全忘记会议的目的,甚至会开始端上糖水,打开ipad,摊开uno。至于决策,不知为什么突然就出来了,往往是去年模板的小修小补,或者是某个人熬通宵(参见给力幻觉)之后拿出了一份所有人都不能有什么感想的东西。
      民主幻觉的另一个坏处,就是让他们对层级非常恐惧,车轱辘一样重复:哎呀我们是一样的,没有人真的觉得我是个主席的嘛,每个人的意见都一样重要的。于是他们首尾相接,形成了一个圆润的团,风吹草长,无所不至。
      恐惧就意味着抛弃责任,意味着弱核心,意味着低效率,意味着,这个社团只能更加陷入给力幻觉和情操幻觉中自我疗伤,却继续伤害少数熬夜写策划,为所有人的幻觉付出代价的精英。

第四,给屎幻觉。
      这是一句英译。原文叫做give a shit huanjue。这种幻觉的典型症状,是充满焦虑地反复讨论修正一些细节,like somebody would give a damn shit.
      给屎幻觉和给力幻觉是一对完美拍档,以至于当我们回顾往事,会发现这类社团的历史,只有史是名副其实的。同时,必须指出它是民主幻觉的产物,在冗长而谋求和平的会议上,人们难免忽略掉真正有创见的、关乎方向之争的意见,而专注于某些无人给屎的细节,显得自己无比给力。
      奇怪的是,给屎幻觉和情操幻觉相爱相杀——一个陷于情操幻觉的团队,明明对制度充满恐惧,却有时又能表现出对社团细节的狂热热爱,在条条框框上进行令人赞叹的修补。有些对细节的执着,是超越性价比的追求完美,这是好的团队文化(往往也需要这样培养团队)。然而不分场合的对细节的执着,却在空耗生命。
      如果缺乏强有力的领导,团队非常容易对细节失去判断,而陷入可怕的给屎幻觉中去。

第五,青春幻觉。
      这是个终极幻觉,旨在为以上幻觉兜底负责。
      这种幻觉可以用一句话概括:不犯错,怎么叫青春。
      可是孩子,青春的含义,是在你喝到宿醉,抽了过量的劣质烟,在一个金色的清晨牵着手跑进体育馆的小厕所里,扒掉暧昧了半年的女孩子的内裤,把精液完整地射入子宫颈,并且担心怀孕长达半个月,最后月经来潮,弹冠相庆。你必须很用力、很用力、很用力,才能叫青春。
      你不能加了苍井空老师的关注,然后告诉我你很叛逆。孩子,人家的粉丝数是1361万。与此同时,几乎有一样数量的大学社团成员,和你沉浸在同样的幻觉中,别告诉我你犯的这些狗屎错误有资格叫青春。

措辞凶猛,百无禁忌。
以上

评分

参与人数 1Fresh币 +10 贡献值 +2 好评度 +2 收起 理由
诡异的燕塘 + 10 + 2 + 2 我忍不住评分了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13-9-30 00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表于 2013-12-28 11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表于 2013-12-28 19:26 此消息发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样的行文措辞好强大,好,我在给屎回避重点(⊙…⊙ )
发表于 2014-2-2 00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个家伙的言辞有些偏激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